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35

北京都市翰丹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楷书,行书条幅,各类禅诗,茶诗,嵌名.诗联(创作)

荣誉资质
  • 暂未上传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丹青如斯 江河可染——汤清海与“华夏黄河图”【原创】
新闻中心
丹青如斯 江河可染——汤清海与“华夏黄河图”【原创】
发布时间:2017-09-12        浏览次数:33        返回列表
 丹青如斯 江河可染                     

 

——汤清海与“华夏黄河图”

 

  陈开平

 

        一九九七年仲春,汤清海将一副“雄踞南天画描宇宙,才高北斗笔写乾坤”的对联双手送给恩师黎雄才先生,熟宣的底色呈暗红色,落款为:雄才先生康安雅鉴,丁丑年初春,学生汤清海拜书于齐白石纪念馆,此刻,这副对联挂在广东肇庆黎雄才纪念馆大厅。“黎老师带有皱纹略显苍凉的手,握住我的手紧紧没有放下,他又一次谈到华夏黄河……”汤清海说。

曾经挥写青山绿水,气势清旷绝俗,千峰竞秀,烟云氤氲,瞩目咫尺,意在千里;三十年代作品《潇湘夜雨》获比利时国际博览会金奖的恩师黎雄才,如今困锁病床,只有用眼神和言语来对自己的学生激扬文字,染点江河。人生在充满梦寐和激情的同时常常隐藏着憾事!几十年来的师生生涯,汤清海先生明白:先生想让我有一天完成他未尽之愿望——“华夏黄河图”。“派出昆仑五色流,一支黄浊贯中州”(王安石语)。黄河之美让人流连,黄河之神让人怅然,黄河之曲让人遐想,要汇出距今115万年~10万年的古黄河之神韵,画出它的人文和风俗,体现它跌宕的境遇谈何容易,除需走近和领略外还要赋予其情感!亲身感受其风姿。

岭南派是个尤为注重以写生为主的流派,在追求既有笔墨,又有渲染,同时又能表现景色的远近和空气层,尤以焦墨、渴笔写生独胜,风格老辣、雄劲,似乎更能体现黄河的“生命”价值。这一切无疑需要与自然为伍:领受自然的冷暖、弯月的凄凉,“独立西楼望断天涯路”的怅恨无着“却道天凉好个秋”的苍凉和无奈。

为此,汤清海必须在路上。

在“折衷中西”的路上。

在继承“黎家山水”技法的基础上完善自我,用“汤家山水”的“木裂纹”的泼法来体现黄河之山水、河石、浪涛、色彩、风土和文明,再次感受漂泊在江河、山川中的迷茫和孤独。

这一年——二〇〇六年,他已经是七十二岁的老人了!

从五岁拿起毛笔开始涂鸦,自小有幸在一个中西合璧的小学校染指丹青,深得意大利安妮修女的指导,“在学生们眼里她是一个‘很神’的‘仙女’!中国话说的好。”汤清海后来回忆说。濡染西方美术知识,早年负笈中南美专,得以侧身关山月、黎雄才、张肇铭、杨之光等艺术大家之门墙,所受裨益,深不可方。

凝望“清海”,他生来与江山、河海、风月、松涛、自然有关吗?当,海忧郁的蓝色愈加深蓝后转而为“青”。温情略含湿润的眼睛,依然浓密黝黑的短发,寡言而深情言语,微微含有笑意的面容,款款步履,樽前看到煮熟的豆类和地瓜激动得用手去抓的形态,似乎与天真为伍,与情感与共。当面对横跨九个省区的黄河全程写生,为夏从巴颜喀拉雪山北麓约古宗列盆地玛曲,冬至渤海莱州湾而振奋不已,心怀激荡。伏羲文化 、仰韶遗址 、河套文化遗址 、大汶口遗址;用笔墨将黄河的史诗浓缩成一幅国画长卷,江河可染,他不只是一介儒生,丹青面前蕴藏着另一种执拗和风情。

伟大的艺术常常伴有它的两重性!

大自然以及汇者的心情表白是一个需要用笔墨不断验证的细节问题,要用心去揣摩,用心去体会。不需要自己去靠拢别人,也不需别人去靠拢自己,收回远看的目光,以全部的心志遣返自然,这就是山水画母体真实的内涵,也体现出一个在感觉和理智上真正完全属于他自己的艺术家风范,汤清海此心久也!

从恩师黎雄才先生第一次谈到绘画黄河至今有二十余年,他心里搜索和孕育了二十余年,也曾经与同样为恩师的关山月先生请教过。黄河横跨万里江山、穿过千道弯,万座山,七百多个历史故事、近千首民歌、名胜古迹数不胜数,华夏儿女为改造黄河所遗留下来的风尘霜月,“汤家山水”用一图而为之。

“古寺对金山看翠巘扑人眉宇,长桥开铁索放黄河入我胸襟”。 “华夏黄河图”长一百六十八米,宽〇点七米。是一副描写黄河文化的巨大的长卷,写生绘画历时三年,其间三易其稿,采用岭南派的技法,用笔灵活、水墨巧妙、构图新颖;为体现黄河的荡气回肠,恰当地引入光影和色彩,气势如“铜墙铁壁”,有很强的质感和厚重感,品位高雅,情趣盎然,气势宏大。体现了黄河的情、气、神、韵的均衡之美、和谐之美的艺术风范,承载了黄河千古不泯的民族记忆。

中国的评论家在评价现代书画艺术时,很少提到艺术家的“自然”而“然”的感应,甚至于感应背后的反差效应和生成之因,这是一种自然与灵魂之间的且合体。在《庄子论画》中有“解衣般礡”一语,盖是真正画家必须心有主宰,胸储造化。在长期的心灵主宰中受到自然的造化,方可为大篇也。

“华夏黄河图”——产生于自然而然的内在感应和汤清海先生的胸储造化我在长沙采访汤老的时候“华夏黄河图”是由右向左展开,飞泉直下;近岸广水,云烟迷蒙,浩渺无际,山峦蜿蜒,云水弯绕,风车云立,牛羊朵朵,红墙掩映在庙宇之中,日月向辉,元气浑沦,尽显苍莽之势和清旷之境。他多次说:“恩师黎雄才先生几次当面对我说‘我有生之年一定要画完黄河和珠江’。可惜老师画完珠江后,没有等到画黄河就不在了……每次的作画他对我要求都很严格,我想:这次‘华夏黄河图’与我师黎雄才先生的‘黎家山水’的技法相比又有了新的拓展,‘铜山’、‘跳水’、‘铁鬆’都有所体现,这也是‘汤家山水’的显著特色,如果恩师在的话可能会绘画的更好”。

 

2015822日夜于北京豆瓜棚书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