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35

北京都市翰丹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楷书,行书条幅,各类禅诗,茶诗,嵌名.诗联(创作)

荣誉资质
  • 暂未上传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首页 > 新闻中心 > 墨到之时已无痕——恒智法师【原创】
新闻中心
墨到之时已无痕——恒智法师【原创】
发布时间:2017-09-12        浏览次数:30        返回列表
 墨到之时已无痕——恒智法师

                         

 

 文 ◆陈开平

 

 

2015513下午2点,北京安德鲁斯庄园。

“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个出家人在我们小镇上买药。他高高的个子清清瘦瘦,走起路来犹如清风一般,据说是从五台山来的吧!他师傅病了到我们这里来弄药草。微风吹着我光秃秃的小脑袋,我跟在他的后面,在地上捡了个碎瓦片在手里拿着,非常的高兴,我感到他是那样的亲近!”他浅浅地说,偌大的房间静静的,煮茶的水正好,一架古筝在一旁安静地躺着,等待约会的客人好久了。他的眼睛湿润,仿佛又是在自言自语,偶尔盯着桌面的目光移开抬头望望我,款款的。“也是在同一个时期,我也执迷于绘画、写字,在青瓦片上,在玻璃上,在门板上画一些树木、花草、牛羊和鸟类,家里吃饭常常找不到我……

此刻,窗外的藤花四起。

他的俗名叫张岠,是已芒鞋布衲、托钵空门的恒智法师,岠字从山从巨,巨亦声,意为包罗万象;恒是会意字,本义:上弦月;智,知也!三岁迁徙,被叔叔背回父母的故乡山东,五岁又回到了出生地——长白山。长白山产风,山东东部盛水,他似乎乘风而去又涉水而来,最后落入了空门,誓言与丹青、书册为伍,与禅念为生。

暮鼓晨钟之日月,庙钟悠远,红墙掩映在翠竹当中,恬静淡然,看流云聚散,禅意清辉弥漫,风云入怀。自然给了其心法,禅意蕴含着空灵。欲知山水之乐,非先历红尘、悦尽沧桑者而不能为,人最初发源于山水之间,唯有回归本真,复归自然,方能寄予情怀,获得心理的真正和谐和宁静!生命的情感、杂念曾经那样地侵蚀过他,而今再也不会断肠!

丹青是纯的,然而,丹青之精纯便是在这“众乱”与“杂多”之外象中抽取、超脱,经画者之目而贯于胸心,继而静化、净化,而得其意,与人之精神合一,而后付于笔墨,所谓“天人合一”是也,亦还万物之平易、淡然。“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庄子》有云。恒智法师已身在其中。即心是禅,心寄托于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笔触所及,似山非山,似水非水,是心思的转化,心情的流动。写的不是山水,看的不是草木,画的不是云雾。笔墨遵循万物的自然本性,无欲处享受快乐,无为处追寻平和。佛说:“心随意动,欲从心生,无欲则六根清净。画同样如此”。心不动,则万物皆不动,心不变,则万物皆不变。画意只随心走,不随世俗的目光,不随市场的流向。以笔为杖,以墨为河,以古为师,心到笔到,写尽禅意人生。

面对自然的神奇与博大,幽静深邃、人迹罕至的地方,似乎听到万物松涛的声音,未经修理的古树,硕大的石头覆盖着千年的青苔,渗透的清溪吟唱着岁月的叹息!不能耳闻其音,目睹其行,思之其孕、念而其想、怜之其魅也!安能绘画出半掩的明目、无语的朱唇,水舟之情。在充满禅意的画面的语境里,支山夜影,人静如水、水静如人常常是叠加的,凝重处更显凝重,空灵处愈显空灵,彰显了画者的元气和特立精神,也给心灵有所引领。你瞧灵山秀石间、黛色幽深处、云雾缠绕中,一叶小舟而来,“何处移来一叶舟,人于月下坐船头……”忽隐忽现仿佛其间有人之语。恒智法师曾言:“以笔为杖,以墨为河,以古为师,心到笔到”是也!

      挑灯夜读其书画,随影而动,以感为念,对景造意,写山真骨,自成一家,仿佛又是在书写“自我”,因为你我都是从“我曾有中我没有”的意境中长大。“久住寒山凡几秋……”远处寒山如淡,层次被岁月侵染,树叶凋零几许更彰显了枝枝蔓蔓的纯真而悠远;岩石含有褐色,边沿藏有年轮,一袭长衣之人在山水之间的渚台之上看惯春月秋风,此刻他在想什么?是岁月的冷暖还是自然的默默无言的自我净化,明年还相约于此吗?真乃笔墨用尽皆无痕。有时画峰峦浑厚端庄,气势壮阔伟岸,令人有雄奇险峻之感。时有求自然心法,禅意出水,有灵有空,像似非像,虚实结合。是凝固的音乐,又为灵动之泉水,人后面有人,山后面有山也;忽而又曲溪断崖,峰峦秀拔,境界雄阔而又灵动飘渺。立幅正中是峥嵘巍峨的巨峰,山势奇险,烟蔼浮现,山麓浅沙平岸,有渔船停泊。亦不拘成法,自抒胸臆,淋漓清润,极富个性真乃搜尽奇峰打草稿

佛声空远,掩卷细思,当在世俗的灼伤中醒来,还原一点点空灵的喜悦是必要的。

恒智法师祖居胶东司马庄,史上名人辈出。自幼秉承家学,触及笔墨,虽风雨飘摇,箪食壶浆。早岁师从舅舅、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云祥学习国画,后师从中国著名书画教育家于少平先生学习书法和绘画,当然,自然是他的造化之师。

 

  

                                                               201561日23点完稿于北京豆瓜棚书斋